欢迎光临添彩网登入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产品中心
联系方式
添彩网登入
科技科学当前位置: 添彩网登入 > 科技科学 >

书摘|威廉二世忆一战:德意志未能预见战争的爆发

时间:2019-06-06 10:36   作者:添彩网登入 点击:

四、驻柏林的比利时大使在关于1914年4月来自圣彼得堡的日本军事代表团的报告中提到,在日本军事代表团的食堂里,日本军官们听到了针对奥匈帝国和德意志帝国即将开战的公开谈话,有人说部队已经准备前往前线作战,因为此时开战对俄国人和他们的同盟军法国人都有利。

关于波茨坦王室会议的召开日期已经讨论过多次,原定于1914年7月5日召开,但并没有如期举行。这是那些图谋不轨的人的意图。我出发前往挪威前,按照自己的习惯接见了几位大臣,听取了他们各自负责的部门的汇报。其实德意志帝国根本没有召开内阁会议,也没有任何一次会议提到战争准备工作。

一、1914年4月,英国银行开始积累黄金储备。德意志帝国直到1914年7月底,仍然在向协约国和其他国家出口黄金和粮食。

随后,我从挪威而不是柏林的报纸上看到了奥地利对塞尔维亚的最后通谍,以及塞尔维亚给奥地利的照会,我决定立即返回祖国并命令舰队去威廉港集合。我刚离开,就从挪威方面了解到英国舰队的分队已经悄悄前往挪威准备逮捕我。虽然表面上依然风平浪静,但重要的是,1914年7月26日,英国大使爱德华·戈申爵士从外交部获悉我擅自返回德意志帝国的消息后,对此深表遗憾,因为这可能引发具有煽动性的谣言。

本文节选自《德皇威廉二世回忆录》,作者:[德]威廉二世,译者:赵娟丽,出版社:华文出版社·华文全球史

在得知我的朋友弗朗茨·斐迪南大公遇害的消息后,我取消了前往基尔参加赛舟会的行程,返回了家中,打算去维也纳参加弗朗茨·斐迪南大公的葬礼。但我最后被迫放弃了计划。后来我听说原因之一是考虑到我的人身安全,我对此从来没有考虑过。

五、根据时任驻圣彼得堡的法国大使莫里斯·帕莱奥洛格发表在1921年《两个世界》上的回忆录,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大公的妻子安娜斯塔西亚和彼得·尼古拉耶维奇大公的妻子米莉察于1914年7月22日在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别墅里告诉他,她们的父亲黑山国王在一份秘密电报里告诉她们:“这个月底前我们要发动战争,奥地利即将一无所有,你们要夺回阿尔萨斯-洛林。我们的军队会进攻柏林,并彻底摧毁德意志帝国。”

三、1914年3月底,圣彼得堡军事学院院长舍尔巴特舍夫将军向他的军官们发表了一场演讲。他讲到:“因为奥地利反对俄国的巴尔干政策,这场由三国同盟组成的军事力量发动的战争在所难免。战争很可能会在今年夏初爆发,而且俄国为了维护荣誉,可能会立即发起进攻。”

我一到达波茨坦就看到特奥巴登·冯·贝特曼·霍尔维格和外交部与总参谋部的首领正在争吵。库诺·冯·毛奇将军认为肯定会爆发战争,但其他人坚定地认为事情还没有那么糟糕,只要我没有下达动员令,就还有避免战争的方法。他们一直争吵不休,直到库诺·冯·毛奇将军宣布俄国人已经放火烧了德意志帝国的边防站,破坏了铁路轨道,并张贴了红色动员通知。威廉街的外交官们仿佛被人当头打了一棒,他们已经崩溃,完全失去了抵抗力,他们不愿意相信战争已经爆发!

因为我非常担心事情会出现变故,所以我决定放弃去挪威的行程待在家里。特奥巴登·冯·贝特曼·霍尔维格以及外交部和我的观点恰好相反,他们认为我应该去挪威,还说这会对整个欧洲起到震慑作用。长期以来,我一直反对在局势动荡时离开祖国,但特奥巴登·冯·贝特曼·霍尔维格对我说如果我放弃广为人知的外出计划,可能会使局势更加动荡,甚至可能引发战争。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我得为此负责。全世界都在等着德意志帝国发布皇帝已经去旅行的消息消除悬念,但形势并不乐观。

于是,我征求了总参谋长的意见。总参谋长当时很冷静,没有对动荡的局势表现出担心,而且他夏季也要告假去卡尔斯巴德。因此,虽然心情沉重,但我还是决定出发。

早在1914年春夏已经出现许多战争即将爆发的信号,但当时国内没有人相信协约国会突然发起进攻,也没有人相信俄国、法国、比利时以及英国已经在准备战争。

当我得知英国舰队在斯皮特海德巡查结束后并没有疏散,而是集中在一起时,我再次发电报给柏林要求回国,但我的建议再次被拒绝了。

当沙皇尼古拉二世宣布他的夏季战争计划时,我正在科孚岛忙着挖掘古物,然后又去了威斯巴登,最后去了挪威。如果一位君主希望战争,并且准备突袭他的邻居,那么他不会花几个月的时间待在别的国家,也不会允许总参谋部的首领去卡尔斯巴德休假,因为战争需要长时间的秘密动员、准备以及集合军队。然而,当时我的敌人正谋划着进攻德意志帝国。

我的夏季度假旅行像往常一样,舰队游弋在挪威的峡湾。我在巴尔霍尔姆逗留期间只能收到外交部的一些消息,并依靠挪威的报纸获得外界的一些消息。从这些消息中我感觉到形势越来越危急。我不断给特奥巴登·冯·贝特曼·霍尔维格和外交部发电报,要求立即返回德意志帝国,但每次得到的回复都是不要中断自己的行程。

六、前任驻柏林的塞尔维亚外交大使博吉什维奇在他1919年出版的《战争的起因》一书中提到了朱尔斯·康邦。朱尔斯·康邦是当时驻柏林的法国大使。1914年7月26或27日,朱尔斯·康邦告诉博吉什维奇:“如果德意志帝国希望爆发战争,它一定会与英国为敌。英国舰队会攻下汉堡,我们会彻底击败德意志人。”博吉什维奇声明这次谈话使他确信如果法国和俄国之前没有确定发动战争,那么雷蒙德·庞加莱和沙皇尼古拉二世在圣彼得堡会面期间已经确定会发动战争。

一切已经清楚地表明德意志帝国根本没有预见战争,也对1914年7月的战争没有做任何准备。1914年春天,当马沙尔·冯·比贝尔施泰因询问沙皇尼古拉二世的春季和夏季计划时,他回复说:“我今年会待在自己家里,因为我们就要打仗了。”据说特奥巴登·冯·贝特曼·霍尔维格知道这件事,但我1918年才第一次听说。沙皇尼古拉二世曾两次拉着我的手向我承诺,一次在比约克,一次在巴尔提施港口。他承诺时又是拍我的手又是拥抱我,屡次强调这件事很重要,他说万一欧洲爆发战争,他不会对德意志帝国开战,也绝不会和英国结盟,因为他十分感激我在日俄战争中对俄国的帮助,俄国卷入战争完全是由于英国。他还说他讨厌英国,由于英国的误导,俄国才做错了事,继而引发了日本的不满。

这正好证明德意志帝国的和平倾向。外交部的观点和总参谋部、海事部并不一致,还为此发生了争执。总参谋部和海事部认真履行自己的职责,并发出了战争警报,希望各部门做好防御准备。双方的冲突造成的影响持续了很长时间。由于外交部的错误判断,导致陆军措手不及。外交官们非常生气,因为虽然他们竭尽全力避免战争,但战争最终还是爆发了。

我将自己已经掌握的重要证据都收进了由我负责编纂的《历史比较表》中。由于证据太多,我在此只引用其中的几条,并不再提及所有名字。还需要说明的一点是,这些材料都是我一点一点搜集来的,有些是在战争期间搜集到的,但大多数材料都是战后获得的。具体内容如下:

德意志帝国的外交部出现了失误。我们没有预见战争的威胁,因为外交部被“不会发生什么大事”的观点催眠,外交部的官员相信战争不会爆发,也相信协约国的政治策略中已经取消通过战争赚取利益的计划,因此他们忽视了重要的战争信号。

二、1914年4月,德意志海军军官爱德华·冯·克诺尔舰长在东京发回报告,称每个日本人都预见到不久的将来三国同盟中的另外两个国家会对德意志帝国开战,他对日本人的确定性感到震惊。空气中弥漫着紧张气氛,人们好像在对还未宣判的死刑表达慰藉。

推荐内容

添彩网登入 添彩网登入 @2019 RSS地图 html地图